对于我来说都不重要,真的会到来

2019-09-23 13:46 来源:未知

      《让子弹飞》中的鹅县就是现实中中国的一个象征。姜文通过电影表达了他对当代中国政治现状、社会阶层关系以及现实问题的解决之道的观点。一方面,电影明确地将立场划归到大众一边,如对官商勾结欺压百姓行为的讽刺、张麻子要求百姓不要对县长下跪以及假县长对抗奸商等;另一方面,影片充斥着民粹主义的气息,这种哲学既是不是危险的,也不利于中国现实问题的解决:1.影片强调暴力对实现公平的重要作用(枪比惊堂木更有用),对无辜百姓使用暴力是可耻的,但是以暴力作为实现公平的手段却常常带来更大的负面作用;2.影片将社会不公平的主要责任推到奸商身上,但事实是腐败的症结主要在于当官的权力不受制约,而不是奸商的利益诱惑,鼓动穷人斗富人,无异于转移了主要矛盾,避重就轻。总之,《让子弹飞》无疑能够给人以光影的快感,但从行动层面考察,则必须要慎之又慎!

那扇充满着寓意的大门被冲破之前,被射了无数弹孔依然不倒。但强权的倒台是迟早的事情,只是需要一个更合适的时机。“枪在手,跟我走。杀四郎,抢碉楼”,张麻子策马一遍一遍地策动人民走出自己的屋子。理想很丰满,现实很骨感,没人响应。五十只鹅,也比懦弱的人民勇敢。但没有打不透的墙,也就不会有倒不了的政权。让子弹飞一会,让人民想一会。为了等待最后的群起,姜文更是埋伏竹林3日。 直到张麻子的大刀将黄四郎的头砍下的时候,这个极权统治终于轰然倒地。人民谁赢跟谁走,一拥而上,跑到黄府抢东西,顺民转眼间变成了暴民。武举人平日里帮着黄四郎欺压百姓,这个时候他却冲的最猛。整治黄四郎,他也最狠。当然他死的也很惨,这就是见风使舵的报应。

黄四郎代表的是穿着西服、举着和平公平大旗的独裁者。独裁是不能持久的,它终究会被人们潜藏在“怕”之下的“怒”所湮灭。影片中最具有映射性的就是黄四郎最终因为自己的炸弹而丧生。made in USA的黄金炸弹只有两颗,第一颗是辛亥革命的第一响、第二颗则是黄四郎准备炸死张麻子的。炸弹没有炸死土匪张麻子,而是炸死了黄四郎自己。这也预示着,企图成为独裁者的人永远无法成功,时代的步伐总会冲破封建的锁链。

直接的最明显的就是,县长买官,上任后再玩命捞钱。县长想的只是和当地恶霸同流合污,欺压百姓,然后分赃而已。而故事就是从这个买官的县长开始的。而故事的发生地,叫鹅城。虽然只是一个个小小的县城,但想想,中国现在的版图,人们常说它是一只雄鸡,不过事实上并无雄鸡那么威风。与其说是雄鸡,不如说是肥大呆滞的一头蠢鹅。中国人正是生活在这样一个鹅城之中。在这鹅城中,有县长,有恶霸,还有无数浑浑噩噩的百姓。而县长,恶霸,这些有钱人靠什么发家呢?他们靠洗劫老百姓的财富发家。他们把老百姓当做廉价劳动力,贩卖到美国,挣得美元供自己挥霍。现实中国的高企外汇储备,两房和美国债券的巨额亏损,已经无以为继的出口导向型经济。这时,一个天不怕地不怕,对穷苦大众慈悲的恻隐之心的亦雄亦匪的救世主式的人物——姜文所扮演的张麻子来到鹅城,彻底打破的鹅城往日的“和谐”。他感到奇怪,为什么我要赚钱,不去富人身上赚,却要在穷人身上赚?师爷告诉他,现实就是这样的,依靠着的乡绅,富豪的支持,他这个县长才有油水捞,他所能欺负的也只有老百姓而已,否则,他的位子也就不保了。师爷告诉他,县长从来是没有胆量去剿匪的,不过却很有胆量以剿匪的名义来收钱。正如从来没有胆量去降房价却有胆量以将房价的名义来收税,从来没有胆量去抓贼,却有胆量以维护治安的名义去扫黄,从来没有胆量去挑战美国,却有胆量以美国的量化宽松来解释国内的通货膨胀一样。

《让子弹飞》影评

《让子弹飞》有很多种解构。“鹅城”亦是俄国曾经代表的红色政权的缩影,其影射自然不言而喻,而操控这一极权政治的正是黄四郎这样财大气粗的特权阶层。体制下的“鹅城”到处充斥着荒诞的社会不公以及黑白颠倒的冤假错案。犯案的官员在公堂上摆出一副“我爸是李刚”的傲人姿态,政权身边的走狗使出贼喊捉贼的阴招,甚至连禽兽都不如地当着人家男人的面侮辱人家的妻子。百姓敢怒不敢言,即便他们心里叫嚣着反抗,也只能默不作声。钱铺在街道上,却没有百姓敢拿,晚上偷偷拿了,白天黄四郎开马车出来收,又全部交还。就算是把武器发给人民,他们依然不会去反抗,他们已经学会了墨守成规,抱着武器在家玩麻将代表了一种心理状态和生存状态,表面上欢乐和谐心理上则满腔怒火。……

  文学院对外汉语系 梁丑娃

人类最基本的善恶伦理和人类追求的真善美、公平、自由、博爱,才是普世的价值观和永恒的主旋律,才是不变的时代主题和社会要义。对于反映这样主题的电影,再多的溢美之词给予姜文都不为过,但同时只有一个姜文或者寥寥几个姜文又是人们的悲哀。

土匪与恶霸的故事在这样的序幕下展开了。张麻子来到鹅县当了县长,却不料和黄四爷“棋逢对手”。 鹅县百姓在黄四爷的压榨之下民不聊生,但也不敢反抗,土匪张麻子的到来为鹅县带来了重生的希望。经过钩心斗角、重重挫折,张麻子最终实现了他的愿望,但同时他也失去了夫人、儿子和兄弟。

《让子弹飞》之所以在中国大陆大受欢迎,或许正是反映了中国人需要从Communist意识形态创造的野蛮丛林里走出的基本愿望。如果仔细衡量,真诚、择善和坚守信诺,这些最基本的人类良知,还真是目前中国大陆所缺乏的东西。人类基本正义和基本良知,有时候确实并不理性而且非常暴力。非正义的恶势力,希望所有其所施压的对象都能理性,通过逻辑去计算反抗的成本,以便维持恶的稳定,然而在人类的历史上,大部分的终极正义都和暴力有关。

 

《让子弹飞》,是给当下的时代和人们看的,一个强权政治的垮台是没那么容易的。变革成功需要少数人振臂高呼,但是也需要等待大多数人觉醒。

在第五代导演似乎已经江郎才尽,第六代导演才开始展露枝桠之时,《让子弹飞》使人耳目一新,甚至有人断言中国电影界的“姜文时代”已经到来。这点不予置评,但这部电影在幽默之下的深意的确在近期电影中寻找不到,我想这也是它票房飞涨的原因之一。

一部好电影,不在于利用想象力来讲好一个故事,而在于这个故事倡导了普世的价值观。张艺谋和陈凯歌曾经拍出过这样的好片子,但现在他们已经堕落到无法讲好一个故事,更不能期望他们能够去倡导正确的价值观。冯氏幽默会让人记住一个温情的好故事,但仅仅留下娱乐。好在还有姜文,一边站着挣钱,一边射穿铁门。当老谋子和陈凯歌还沉浸在宫廷政治、复仇、杀戮等等丛林法则里布能自拔的时候,当冯小刚还在鼓捣小人物的喜怒哀乐的时候,姜文开始教人们该如何去追去公平、正义、自由了……。

《让子弹飞》使我看到的不只是一个这样的故事,它更使我反思关于革命的意义和代价。张麻子的到来对鹅城无疑是一场革命。黄四爷是鹅县的独裁者,正如被他买回来的花姐所说:“在这里,他让你死你就得死。”人们见了黄四爷就得躲,受了黄四爷手下的欺负就说自己不长眼、甚至磕头下跪,这岂是一个宣称已经解放了自由了的中国?物质是解放了、文化是融合了,火车、打火机、西服四处可见。而人心呢?精神呢?仍是被独裁者的枷锁拷紧,唯唯诺诺地活在“公平民主的”封建主义名下。张麻子对县民们说:“我来鹅城只为了办三件事:公平、公平、还是公平!”,大家竟然跪在地下高呼:“青天大老爷!”。这个镜头更能体现当时人们可悲可怜之处。被洗脑的人们何时能走出这样的境地?我想这也是我和每个观看者想到的同样的问题。

《让子弹飞》中的所有角色,如果用道德完美主义的框框来衡量,没有一个人具有完善的道德人格。在这部善恶激烈对峙、好坏强烈对比的电影中,代表善的一方,只具有一些基本的人类良知;看不惯有人恃强凌弱,扶助弱势群体,路见不平拔刀相助,对朋友忠义,守信用,这些并不是人类最高级的道德操守,但却是构**类最基本良知的基础。弱肉强食据说是动物界的基本律法,然而人类之所以出现文明,就是摆脱这种纯粹动物性。因此,可能在人类摆脱动物性而上升成为人的时刻,这些基本良知就已经呈现了。也就是说,在太史之初,反弱肉强食和恃强凌弱,守信诺、团体合作是最为重要的人类特质。

除了革命的代价与意义,《让子弹飞》让我看到的事令人堪忧的中国现状。例如护送县长上任的军队的台词(“报告县长,我们铁血十八星陆军护送县长安全上任,我们不吃 饭!”)就暗讽了中国政党里的形式主义。马邦德的买官鬻爵和委曲求全也正是当代社会一些只求牟利之人的经典写照。记得马邦德向张麻子传授做县长的经验时说:“当县长的秘诀就在于巧立名目、拉拢豪绅。”、“你当土匪是站着挣钱,现在做县长就是跪着要饭。”这就赤裸的揭示了政府中某些、甚至是很大一部分官员的不作为。

《让子弹飞》创下了近年少有的卖座纪录,可能成为中国电影界的一个奇迹。老百姓奔走互告,偕亲约友的前往观看,直呼“痛快!”,又呼“想不到!”不过,据说广电总局下达了“内部通知”,由于《让子弹飞》里面有“敏感内容”,必须减少放映场次。日前央视《新闻联播》主播郭志坚在博客上发表批评文章,称影片中“脏话连篇”、有血腥场面和性暗示,“抛弃社会责任”,同时当局发动了五毛party攻势,声称怀疑票房有水分,并有意突出枝节、花边、色情等“看点”,转移百姓对政治隐喻的注意力。

《让子弹飞》既然是一部商业贺岁电影,就必不可少的有容易吸引眼球的因素,比如一些性暗示(美人计、杀鸡取卵、同性恋等)。但与此同时,《让子弹飞》不仅仅是一部喜剧贺岁电影,它所代表的是当代中国电影的一个里程碑。也许,“姜文时代”真的会到来……

老百姓看到张麻子的铁面无私,一起给他下跪。张麻子骂,早他妈没有皇帝了,没有人值得你们下跪,我也不值得!他是想说,不要做奴才,不要给任何人下跪。人应该是平等的。看得出,对国人的无奈。张麻子教育六子,有出息不是当官,也不是当匪,不是有钱,也不是有权,而是读书,留洋,学知识,学文化,去了解莫扎特的音乐。这一段,看得出姜文对知识和艺术的向往,对钱和权的鄙视。他希望人们可以看看外面的世界,可以了解人类已经拥有的文明。去真正陶冶自己的心灵,去追随自己的精神。

这部电影的故事发生在中华民国八年(即1920年),这正是中国在辛亥革命之后新老交替、逐渐接受西方文化之时。电影开篇是马邦德和夫人在“火车”中的镜头:刚刚卖官得来的马邦德“春风得意马蹄疾”,却不料被土匪张麻子劫持,自己最后也只落得一个师爷的官位,县长之位拱手让人。

新的一年里,由衷希望,正义和良知的子弹飞遍全中国

这部由姜文导演、主演的贺岁大片,众多影星云集,却不同以往地讲述了一个关于“土匪”与“恶霸”的黑色幽默故事。

在《让子弹飞》中充满了暴力,人类的基本正义和基本良知成了不理性。但人们知道,这样的理性,是羊群面对恶狼的理性,而绝不是人类的真正理性。作为一个人,人们需要生活在具有基本良知的社会中。《让子弹飞》给人们带来一些简单却是很重要的提示,子弹或许正代表了这样的内容。只有人类的良知真正横飞的时候,人们才能找到真实的价值。

张麻子为鹅城真的带来了公平、带来了一场伟大的革命。但这革命的代价之大令人痛心,失去亲人、兄弟的他一人身骑白马,消逝在火车轨道旁。我本以为这便是影片的结尾,不免有些痛心。而此时同影片开头一样的火车从他身边飞驰而过,车上坐的不是曾经的买官人马邦德,是前往上海的老三、花姐等人。细细思索才明白,这样的结局是映射着真正的自由来临了、革命成功了!

接下来,张麻子和黄四爷正式展开了较量,张麻子抢来富人的钱,发给穷人,这是一段浪漫主义的畅快淋漓的发泄,打破这世界的不公平,不合理,不正义,让无耻的剥削者付出代价,让善良的劳动人民得到幸福。不过,也只能在电影中得到短暂的宣泄罢了。

                     ---小议革命的意义、代价及中国现状

子弹是什么,是人类最基本的良知和正义感。

还有一个令人发笑又引人深思的片段是马邦德对张麻子说:“前几任县长太狠啦,把税都征到九十年以后了,就是西历2010年!”这是否反映了当代的税收政策有漏洞和缺陷呢?难道古时候的苛捐杂税的“传统”也延续至今了吗?

在最后与黄四爷的决战中,张麻子只有势单力薄的四个人,而黄四爷则有数百之众,实力对比如此悬殊。张麻子向民众发钱,可是第二天民众乖乖把钱交给了黄四爷。张麻子问手下人为何?答曰,怕。张麻子说,怕之中有的是怒。于是第二天,他们不发钱,而发枪。给人民抵抗的力量。不过,人们依然无动于衷。于是他们四人骑着马在空荡荡的广场上一遍遍呐喊,却没有回音。呐喊想唤起民众的觉醒,不过收获的只是凄凉。没有人响应。哀其不幸怒其不争,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麻木冷漠忍耐受欺,这就是中国人。张麻子说,他们只帮助赢了的人。于是他们四个人继续前往黄四爷的堡垒,某种势力的大本营。他们四人势单力薄,形单影孤,面对的是黄四爷家门口的一扇大铁门。严丝合缝,透露出威严和强大,将他们死死挡在门外。于是他们向这扇大门发起了疯狂的进攻。而黄四爷,也即是高层人物,对于他们这种不自量力的进攻却颇有些不屑。显示出某阶层的傲慢和自以为是。

六子被诬陷,倍感冤屈,他的选择是切腹以证明自己的清白。就好像那些被强拆被侵犯的受害人选择自残、自焚来抗争一样。

接着,胡万在陷害六子的时候说,县长的儿子,吃了两碗粉却只给一碗的钱,这就是不公平,我们要公平,要公平!虽然电影中的六子并没有以权谋私,不过现实中,中国人公认的恰恰需要吃一碗粉给一碗钱的公平!而这看似简单的公平,离中国人却最遥远。

最终,他们终于发动了群众,暴怒的人群将黄四爷的铁门冲的粉碎。人们肆意的宣泄,拿走一切本该属于他们的东西。张麻子问黄四爷,你重要,还是钱重要?黄四爷说我重要。张麻子说,你再想想。黄四爷说,钱重要。张麻子说,你再想想。黄四爷说,那还是我重要。张麻子说:没有你,最重要。这里姜文想说的是,权重要,还是钱重要。他最终说的是,没有不受监督的、凌驾于人民至上的权力,才是最重要的。全片凌乱而随意的向人们暗示了很多东西,影射了很多东西。这片子能过审核不能不说是一大奇迹。阴错阳差,此天意也。

不信邪的张麻子不想这样。师爷告诉他,要想赚钱,必须跪着。可是他想站着把钱赚了。站着即有尊严的把钱赚了,也即是维护自己的权益。接着姜文说,我要给所有人公平,有名无实的冤鼓,不能只是一个摆设,要让大家来鸣冤,要给大家主持公道。这就好像上访制度一般,只是一个好看的摆设,却没有人有机会通过它来洗刷冤屈。

“你和钱,对于我来说都不重要,没有你,对我很重要”。是的,钱不重要,张三李四也不重要,重要的是没有强权的社会。一个新的时代来了,所以有人跑过来说:“县长,这两把椅子是我的了。”县长来了先说公平,县长走时体现平等。

可是当局的限令,使得《让子弹飞》更加“一票难求”,不仅大批多年不进影院的观众走进影院,也催生了一批连看三遍四遍的“拆弹”影迷。媒体宣传逐次减少。一时间,中国掀起一股在这部电影中寻找敏感台词和内容的全民运动。

如今大陆热传一首名为《腾飞的中国》的顺口溜:“姜导演:让子弹飞;发改委:让物价飞;中石油:让油价飞;住建部:让房价飞;税务局:让税赋飞;粮食局:让粮油飞;老百姓:让眼泪飞。”这可谓民众对电影“借古讽今、武力反贪”寓意的解读,特别是央视主播带头公开批判这部电影是“拳头加枕头”之后,更显得引人注目。

有网民说,电影终场前,侠义英雄面对地方恶霸,说出“让你不存在最重要”惹恼了中宣部。有人说,电影中,姜文扮演的假县长上任时说自己当官就三个原则,“第一是公平,第二是公平,第三还TMD的是公平”,是对中国大陆现实的一种影射。《让子弹飞》整部电影就是呼吁民众觉醒,推翻压在普通民众头上的那座大山。

TAG标签:
版权声明:本文由betway体育客户端发布于港台明星,转载请注明出处:对于我来说都不重要,真的会到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