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沌理论下可选择的人生,现实的苦恼不过是一

2019-10-14 04:32 来源:未知

     纵使一些微如蝴蝶振翅的小事 也能引起横扫半个地球的风暴———— 混沌理论

如果你并没有看过《蝴蝶效应》的剧场版结局,请不要轻易的否定它,它绝不是你想象的那样,不是像一句简单的剧情简介透露出的信息那样媚俗。不可否认,《蝴蝶效应》是按照导演版的思路拍的,剧场版结局作为一个临时修改的妥协产物,尽管删除了男主角无生命线和男主角母亲两次胎死腹中的设定,仍然不可避免地与片中某些片段产生了自相矛盾。但剧场版并不俗套,相反的,它映照着每一个普通的人生,它具有自己独特的韵味,令人回味无穷。

亚马逊流域的一只蝴蝶扇动翅膀,会掀起密西西比河流域的一场风暴。
                                                                                        ————蝴蝶效应
  看了影片《蝴蝶效应》,感触颇多。
  “蝴蝶效应”原本只是一个著名的混沌理论。美国气象学家Lorenz于1960年代提出一篇论文,名叫《一只蝴蝶拍一下翅膀会不会在德克萨斯州引起龙卷风?》,他说,亚马逊流域的一只蝴蝶扇动翅膀,会掀起密西西比河流域的一场风暴。Lorenz把这种现象戏称做"蝴蝶效应",意思即一件表面上看来毫无关系、非常微小的事情,可能带来巨大的改变。
  而在影片中,“蝴蝶效应”确实引起了不可估量的改变。
  埃文是一个不用功学习却门门得A的大学生,唯一和普通人不同的是从7岁起,他自己每天记日记,记录他每日能记起来的全部细节。同时也有心理学家在一直观察他。因为他从小便有选择性失忆症,而且他的父亲、爷爷都是其他人中的“疯子”。他会无意识的拿起一把刀,却忘记了自己为什么要拿起它;他和好友汤米、凯莉、恩尼在一个别墅的邮箱里放了一个雷管,但是当雷管爆炸时他却失却了知觉,醒来时发现自己在树丛中,而恩尼倒在地上;他去精神病院看自己的父亲,却在一瞬间失忆,醒来时居然发现自己的父亲要掐死自己……诸如此类的黑暗记忆都在埃文努力回忆的时候跳过,甚至这些记忆在逃避埃文的回忆。为了让自己的儿子有更好的成长空间,埃文的母亲带着15岁的埃文离开了小镇……
  埃文再次出现在影片中的时候,已经是州立大学的学生,并深得导师的器重。他已经很久没有失忆了,她的母亲也松了一口气。一次偶然的机会,他重新翻开了幼时的日记本。在读到那次雷管爆炸时他却失却了知觉的时候,本子上的字在颤动,周围的一切都像时光倒流一样回转,他又回到了当时的场景:雷管久久没有动静,这时别墅的女主人抱着孩子来取信,突然雷管爆炸了,妇女和婴儿当场毙命,负责放雷管的恩尼呆若木鸡,他们拉着恩尼飞一般的逃离现场,到树丛中时,恩尼倒在了地上。突然发现被他自己埋葬在内心最深处许多年的黑暗记忆又再次被唤醒,埃文又惊喜又疑惑,因为不知道这是梦还是现实。于是他又回到了那个熟悉的小镇,并见到了恩尼。恩尼由于那次事件精神受到破坏变得自闭,但是埃文确认了他的“梦”是真是的,他可以回到过去。接着他又通过日记本回到另外缺失的记忆中,并又与向他青梅竹马一起长大的女孩凯莉确认。让他不解的是,凯莉因为他的询问而自杀。此时他才发觉自己仍然深爱着凯莉。埃文再一次的进入丢失的回忆,并潜意识地改变了儿童时代的言行。可当他清醒过来时,现在也发生了极大的改变。他惊喜的发现凯莉并不没有自杀,而且他们还是恋人。凯莉的哥哥汤米进入监狱,汤米出狱后找到了埃文,被埃文杀死,埃文又被送进监狱。埃文又一次通过日记改变了过去,可现实世界也并非按他所设想的一样变得美好,埃文在雷管爆炸的一瞬间抓住了它,可是自己却失去了双手,而且凯莉因此成了恩尼的女朋友。现实世界的确改变了,有了希望的结果,却也会出现一些不希望出现的事情,永远没有一个完美的现实。埃文就这样一次次的进入历史,一次次的改变历史,而现实却一次次的变的更糟。
  埃文的母亲告诉过埃文,她2次怀孕都流产;一个女巫对埃文说,他不应该存在在这个世界上,他没有生命线,没有灵魂,他是一个已死的人。他发现自己的父亲、祖父都是因为想改变未来而被送去了疯人院。他与父亲的唯一一次接触中,父亲就告诉他,不要认为自己是上帝;他可以改变部分现实但却不可能按自己的意愿来控制整个现实。而这时现实经过埃文的改变,一切都乱了套。最后埃文跑进他的医生的办公室(前次改变历史的结果让他的日记不复存在),想通过家庭电影的画面最后一次改变历史。埃文看到的家庭电影是埃文的母亲即将产下他,进入历史的埃文决定自己结束这一切,他用双手掐住了脐带,结束了自己刚要开始的生命。于是现实的生活中再也没有没有埃文,埃文的母亲2次怀孕都流产也有了合理的解释。
  看完影片,心情有些沉重。蝴蝶效应是混沌理论的一种。混沌理论认为,人的一生中,有着无数个选择,你的不同的选择,会使未来有不同的结果。也许小小的一个改变,未来却会相差十万八千里。埃文不停的改变过去的选择,就是希望能够找到一个完美的未来。可当然希望改变的事情发生了改变,却同时也出现了他不希望发生的事情,人生永远没有完美的结局。
  现实中过去是不能被改变的。但还是有许多人在对自己的过去不满意时,也许是为了他人,也许是其他什么原因,执着于去改变其实不能再被改变的过去;在我看来,这种所谓的弥补过去只会使现在更糟糕。如果过去自己因为没有做什么或是做了什么而现在耿耿于怀,最好的“弥补”就是着眼于现在,努力把现在做好,不要让自己再在今后又想改变过去的“现在”。之所以我要把“弥补”加上引号,是因为我觉得过去是永远不能被弥补的,现在的我们所能做的、只能做的、必须要去做的,就是保证现在减少遗憾。过去的悲剧不能被现在所做的事所弥补,现在必须要做的是保证过去的悲剧不要出现再现在。我们必须承认人生永远没有完美的结局,而活在当下的我们,要做的就是活好现在。
  《浪客剑心》里,绯村剑心在明治维新前是个刽子手,为了维新杀了许多幕府的官员,也误杀过许多生命。明治维新成功后,他并没有像同时期的其他刽子手那样沉沦于过去犯下的错误,而是担负起了保护新时代的责任,为了人们收到更少的伤害而坚强的活了下来。“剑是凶器,剑术是杀人术”,但是剑心同时却用剑保护着身边的人。可以说,剑心用他的行为诠释了“活在当下”的重要性。
  “活在当下”,这是自己高三时才懂得的道理,但这四个字却将使我终生受益。每一次听见同学懊恼、抱怨自己为什么过去不努力认真一点的时候,我都会想到过去的自己。这时我会告诉他们,过去已不可改变,与其抱怨无法改变的过去,为什么不抓住可以创造未来的现在?过去的是过去,我们需要的在现在创造未来。“活在当下”让我顺利走过了高考,我也希望我能在现在创造自己的精彩未来!
  突然又想到了现在僵硬的中日关系。倭寇、南京大屠杀、篡改历史教科书,执着于过去并不能使我们现在的关系有一点点改观,相反只能将其恶化。为什么我们不能把历史暂时放到一边,当然并不是说把历史丢掉;但我个人觉得现在最重要的是,从现在开始改善我们现在的关系。
  有点偏题了~还是那句话,所谓的弥补过去只会使现在更糟糕。
  所以还是“活在当下”最重要。

       看了几遍,仍感觉压抑,思绪混乱而沉重,像积聚了许久找不到出口的火山,我想这感觉一方面来自影片具有冲击力的色彩斑斓的片断的更迭,另一方面来自穿梭在鲜亮色彩下的绝望……

《蝴蝶效应》是一部很特别的片子,一方面,其略显粗糙的情节设置和无处不在的细节硬伤使本片离完美尚有很大距离,另一方面,其巧妙的故事创意和真挚的情感诉求却使影片在情感上显得真实感人。所以在我心目中,蝴蝶效应一直是一部非典型性经典作品,它不够完美,却引人入胜。 “如果可以回到过去,你希望改变什么?”这是几乎每个人都考虑过的事情,在现实中,这一切只是空想,但“造梦”的电影创作让这个设想在银幕中成为了现实。为了拯救青梅竹马的Kayleigh,Evan一次又一次穿梭回过去,试图去修复从前的疤痕。时空穿梭是该片成功的重要因素,虽然当时时空穿梭的电影已经不再新鲜,但该片将时空穿梭的噱头作为辅料嵌入这样一部以爱情为主线的影片中,则赋予片中爱情一种强烈的新鲜感和吸引力。 影片的第一个大转折,出现在第47分钟,当Evan意识到他可以制造伤疤,也就可以使伤疤愈合时,他开始了自己的穿梭之旅,去修复曾经给Kayleigh造成的伤痕。在Kayleigh的坟墓上,他轻轻地放上一束鲜花,还有那张写着“I’ll Come Back For You”的纸片,这个八年前写下的承诺,从此开始了另一层涵义。时间在每个人的记忆中留下无法痊愈的伤痕,但若可以回到过去,能否抚平这一切? 在Evan看来,这应该是轻而易举的,第一次穿梭的结果,看上去的确很完美,新的现实中,他和她在学校过着幸福的生活,他对她许下共度余生的承诺,阳光透过树叶的罅隙铺洒大地,阳光下他们互相亲吻。这是全片中最美好的一段,也是全片中色调最鲜明的一段。阳光明媚温暖,阳光下的他们笑靥如花,氤氲光线中,画面完美得不真实,仿佛身在梦境一般。画面暗示出这一切完美都是肥皂泡,破灭只需一瞬之间。果然,Tommy的出现毁掉了Evan“创造”的世界,而这一切并不在他的控制当中。 不出意料,紧接着便是一次又一次地穿梭,可是现实却一次又一次对他泼出冷水。每次他希望让一切变得更好,没想到却越弄越糟。没有人相信他的故事,Kayleigh也不相信,每个人都觉得,如果过去真能改变,现实肯定不会像现在这样糟糕。一次次地穿梭,Evan经历了种种故事,坐牢,残废,朋友杀人,爱人堕落,母亲病危......终于明白自己一直是Kayleigh的羁绊,明白Kayleigh在没有他的世界里也能过得快乐,明白自己终究不是万能的神,可以改变过去不代表可以控制现实,终于明白生命之旅永远都无可能按照自己的意愿发展,而遗憾则是每个人都无法自控的宿命。 有一次,Evan在穿梭中误杀了Kayleigh,新的现实中,日记不复存在,穿梭遇上了前所未有的困难。这个至关重要的设定导演却只是用一句话糊弄过去,有些失之偏颇。如果没有这个设定的存在,主人公不会认识到穿梭的局限性和危险性,那么只要他精神不崩溃,就可以无止境的穿梭回去,这个故事也就没法停止。而此时日记已经不复存在,只剩下一盒儿时的录像带,那些中途的故事无法再行改变。 唯一的选择,是离开。 于是,最后的穿梭,最初的相逢,他吓她,她跑远,一切过往,从此化为云烟。这个镜头,让我想起《美丽心灵的永恒阳光》最后的雪中吻别,短暂时光中,心绪万千却无语凝噎,一声简简单单的Goodbye,道尽心中无限事,令人难掩唏嘘。 他终于修复了这道疤,代价是自己的离开,这或许已是最好的结局,如果已经放下,就无需再去改变,也无需再去忘记,从此之后,他将带着这些故事,去过没有她的生活,他将帮她记得,他们曾有过无比美好的一次。 Oasis的《Stop Crying Your Heart Out》唱起,动人心弦。 歌声中,八年后,黄昏里,街道上,人流熙攘。 她和他相逢,却不曾相识。 夕阳西下,两个人擦肩而过,渐行渐远。落日余晖映照尘世,黯淡,却真实,凄凉,却美丽。 这正是《蝴蝶效应》剧场版的魅力,也是我无法拒绝这份美丽的原因。因为看导演版,我看到的是Evan的宿命,看剧场版,看到的却是自己的人生。 很多时候,我们悔恨于自己曾做过的决定,让生命随着蝴蝶效应奔向了无可挽回; 很多时候,我们幻想过回到过去,以为那样就能抹平记忆中无法忘怀的伤痕; 很多时候,我们在落日下离散,只来得及说声再见,就从此天各一方; 很多时候,我们放下,然后重生,终于发现那些遗憾与无奈在人生中,也是一种固有的美丽; 那时,才突然明白了相忘于江湖的美好。 夕阳笼罩下,这个故事,这个结局,残缺,却美丽无比。 因为,即使是落日的余光,也能带来,残存的温暖。

     主人公是个可以重构记忆而改变命运的人,他尝试着在每一个悲剧开始的地方重新构建新的记忆体系,使自己的亲人爱人生活得更加美好,可是每个小的改变,回避了不幸的同时也带来了不可预知的同样糟糕的悲剧。他奔波于愈加混乱的过去与现实之间,寻找尽量完美的结局,直至绝望。。。。“你没有生命线,你不属于这个世界,你是个没有灵魂的人,你根本就不应该存在。” 没有了他的存在,这个世界也许仍然不完美,可至少于他是未知的,他不再促成他人的悲剧,他不再需要因为无力使别人和自己都幸福而痛苦、内疚,于是选择扼杀自己而逃避生活得不完美,获取心灵的安宁。。。。。

这部电影的剧情设置锁定在现在,而所能改变的是过去的某些对于人生来说很重要的一些集结点上。改变的方式通过埃文记忆里对于那些点上已经丧失了的记忆;读着自己童年时代所写的那些日记,然后再回过头来回忆,以自己所希望的方式组建起那些点上的记忆,之后的记忆会因为这个点上的改变而全部重建。   从集结点上到现在的发展历程被省略,直接从那个点上跳回到现在。于是我们在电影里所看到的,就有如佛家所说的因果,只是佛家必须经过轮回几世的因果却在埃文的这一世里全部发生了。   假设人的一生发展的过程是一条连贯的直线的话,此因则彼果,环环相扣。得到的结论就是我们现在的人生。   可是如果我们去改变之前的某个点上已经发生的事情,那么因为这个点而改变了的人生会因为连锁反应而改变后面的许多点,更多的被改变的点,点点相扣将被改写的将是一整段的人生。也因此,整个人生将变得彻底不同。   这也是混沌理论在这部电影里最基础的根本。连锁性的蝴蝶效应和现实与过去不停地跳跃轮回。环环相扣又不可逆转的征途,就这样在这部电影里展开了。   在电影里可以有无限多的可能性。可是把所有这些可能性都映射到现实和人生里去,电影依旧必须遵循现实发展应有的规律来发展剧情,这样才能让电影的剧情那无数的可能性变得让人信服。   这部电影所略过的种种是所有那些可能性被更改了之后其漫长的发展历程。于是我们所能看到的是埃文改变了那种种的可能性之后最直接的结果。   因果循环,此因则彼果,彼因则此果。   面对一个有着无限可能性的人生,如何去选择呢。之后的人生以及之前已经变成历史的人生。抱着无限美好的愿望去修正自己的人生以及身边所有的人跟着也将变得更美好的人生。我们的所有过错都将被修正过来,可是这样的结果到底是更好呢,或者并不那么美好呢。   这也许将是所有的科幻题材关于穿梭过去未来的电影所有探讨的终极命题。   爱因斯坦的狭义相对论给我们提供了到未来去旅行的科学依据。可是在狭义相对论的时代里,去到未来这样的旅程是不可逆转的,我们可以去到未来,可是我们永远也回不到现在。而十年后爱因斯坦提出的广义相对论又把到过去和未来穿梭的可能性提供了可能,之后他提出“虫洞”的概念又提供了可穿梭的道路。可以说,是爱因斯坦给我们构建了整个幻想平台的可能性。   从某种程度上说,这部电影也遵循霍金对于回到之后,物理原则下无法干预历史的法则。如何去避免“外祖母悖论”就成了这部电影的首要任务。   其实这部电影也没有能够完全地避免“外祖母悖论”,埃文小时候的间隔性失忆虽说多少避开了这个让人难堪的局面,可是,埃文的人生历程依旧因为之前的改变而改变了。在他填充他的空白的记忆的时候,他后来的记忆也就跟着不停地被重建,于是他的整个人生也都因此而改变,包括他周围所有的人也都跟着改变。可是,这就依旧落进了“外祖母悖论”的盲点里。   也许,对于科幻电影的要求更多的时候我们没有办法去要求它完全遵循在现有的所有科学根据里。否则,科幻电影也许全部都将变得不堪一击了。而且不管怎么说,这部电影也许离科幻电影还要更远一些,更多的接近幻想。   科幻是必须遵循某些科学原则的。而幻想性质的电影则完全没有这样的必要。这也将是这部电影可以在电影里成为现实的原因。或者说,本来就不应该对这样的电影过份地苛求。完全可以抛开狭义相对论和广义相对论以及“外祖母悖论”来看待这部电影。然后我们就可以开始惊叹这部电影的编剧那个极其精美的设想以及导演对于镜头语言的娴熟功底了。   基于一个完美主义者的疯狂,埃文所要做的是,在他记忆模糊的那些集结点上建起他应有的记忆。而这些记忆建起了之后,他之后的记忆将因为蝴蝶效应而全部被改写。于是他的人生也就跟着不停被改写。   这也是电影里的那个脑科医生对于埃文病情的诊断:人的记忆储存在大脑皮层里,而埃文的病是因为大脑皮层被压迫损坏之后,从那里开始重建他的记忆,而他的整个大脑皮层总在不停地被重建。   这也许也是这部电影对于埃文所遭遇的一切最科学合理的解释吧。在埃文本身看来,他的人生可以用他的方式去不停地修正改变,而在其他人看来,他仅仅只是不停地重建自己大脑皮层里的记忆。   只是,我们所看到的一切并不如同埃文所设想的那样,他的每一次修正总是让事情变得更糟糕。于是,为了不至于因为自己的修正而让身边的人们也跟着遭罪,他所能做的是一次又一次地无法自拔地回去之前所有的可能修正的地方修改他和他的朋友们的人生。   上帝在旁边冷笑吗?没有人知道。只是人生似乎有着其无法被更改的规则前行。也许可以说,我们应该庆幸我们现在所拥有的这一切。知足,不想着去更改已经发生的一切而想着如何去改变以后的人生,这才是这部电影所以告诉我们的真正道理。   已经发生过的一切,也许,人生里每做的每一个重要的决定都会影响我们的一生。而之前所有的已经决定了的一切,铸造了我们现在的人生,也许,上帝在替我们选择的时候,已经给了我们一条最好的道路,而我们所要做的,就是珍惜现在所有的一切。   埃文所做的一切是有悖于上帝给他指引的那条道路的。上帝在微笑,或者在冷笑。永远不会有人知道。每一次努力的构建最终只是把事情变得更糟,只是,没有人会在埃文开始努力去改变这一切之前就告诉了他。也许,就算告诉了他的时候,他也一样会去做。   人性贪婪。第一次改变的确把事情变理比原来更美好一些了。当然,有人会为此而付出代价。可是,为了修正自己的人生之外朋友的人生不至于那么悲惨,埃文最终把自己的所有机会都用完了之后,事情糟得不能再糟了。   没有人的人生是完全美好而无缺憾的。所以,也许,只有当我们认同了现有的缺憾之后,世界才会变得更美好而不至于不停地祈盼更美好更虚妄的一切。   埃文最终在看着他降生的时候父亲给他录的影像的时候,在他的记忆里,他把自己杀死在了母亲的胎腹中。电影给我们展现了很多美好的景像。在埃文死于母亲胎中之后,他的朋友们都健康地成长,都有一个美满的人生。   也许,这也是电影最终所能给我们的美好的虚妄愿望了。只是,这也引起了我的一个反思。如果,我们都不曾来到这世界,是不是,原来在我们身边的所有人们将过着更美好的生活。   降生,意味着改为周边其它一切固有的规律。于是,因为点上的改变而产生了更多的改变。这也许也是混沌理论所能带给我们最阴暗而可怕的逻辑了。只是,换一个角度,其实,这个世间本来就处于一种平衡以及和谐的状态里。抛开这部电影不说,其实,我们每一个人的存在对于这个世界来说,都是那种固有的平衡以及和谐里不可或缺的一部分。   因为混沌理论里的蝴蝶效应本身,也是这个世界平衡以及和谐和不可或缺的一个重要的组成部分。   正如电影开始的字幕里写打出来的:据说,一些微如蝴蝶振翅之类的小事,能引起横扫半个地球的风暴。   因为存在,所以合理。这本身,也是这和谐的世界的一个组成。   我们应该如何去选择我们的人生呢。之前的种种已经成就了现有的这一切,而我们所能选择的,也许只有以后。一个微如蝴蝶振翅之类的小事,其实,也能改变我们以后的人生。 

      命运本身有无限种可能,人的一生也会因当年一点点不经意间的细枝末节而改变,从此走上不同岔口,不同的境遇。生活本来就无所谓对错,选择了,因为无法改变,总会去设想,总会充满希冀。"我们每个人,无论是有意还是无意,都会幻想自己能够改变过去好使目前的状态更好些,或者希望过另一种生活、成为另一个人",麦卡·格鲁勃说,"这部电影反映的就是这种想法,以及假如我们真这样做的结果"。

      如果我们当时做的是另外一番选择,现实的生活也许会出现在假设中,被设想的无比美好,而我们现实的苦恼不过是一些不期而至的副产品。。。。。

TAG标签:
版权声明:本文由betway体育客户端发布于港台明星,转载请注明出处:混沌理论下可选择的人生,现实的苦恼不过是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