姜文如鹰,张麻子就是另外一个黄四郎

2019-09-23 13:45 来源:未知

当汤师爷被埋到白银子堆中的时候,我没意识到,他要死了,即使张麻子指着他已经挂到了另外一颗树上的半边屁股,我还是抱着一丝希望,这个人没死。是的,这个人怎么可以死呢?他是那个片头就骂刘邦是小人的人。他是片中唯一一个只是想赚点钱,甚至当上县长也不惜跪着来赚钱,即使自己的老婆被别人睡了,也想着要带她逃跑的,容易满足但是基本无害人之心的伪善的小丑的一样人。可以说是片子中,唯一一个愿意“共赢”的好人。但是这个唯一的好人,死了,而且死得很惨,被炸成两半,上半身埋在了他一直想要赚的钱堆了,下半身则在树上。而他居然说的第一句话是,他屁股疼。这么一个无害的人,其实也不能算不无害,但是至少算剧中最为无害和“高尚”的人。却落得如此的下场!所以他死得冤。

鹅鹅鹅,曲项向天歌。

         太长时间没体会过什么叫残酷了。还是这么凄凉的残酷。

那个小六死得冤吗?死得不冤!自己剖开自己的肚子,只为了证明他只吃了一碗凉粉,如果他不是一个杀过人的土匪,那么他冤。但是他是一个土匪,这只能说明他傻,这是自残的傻二,而不是所谓的“英雄”。

说什么来着,大伙乐呵乐呵的就被姜文给骂了。

       看到最后的火车的时候眼泪忍不住狂泻,只有自己知道自己变了,周围什么都没变,谁也没变。自己失去了一切,是自己亲手扔到了一切。好像是满足了别人的期待,好像是做了正义的事情,好像是符合了道义符合了伦理符合了自己的价值,嘴上说着不后悔,重复了一遍又一遍的我发誓为你,其实都是为了自己。“我发誓为你”才是最大的谎言。“不轻松”才是真话。
        凭什么,我们凭借什么依靠自己的意识打着仗义的旗号说着“发誓为你”的谎言来自我满足。当最酸涩的结局吞没自己的时候,只能苦笑着要么死去要么继续咀嚼着酸涩活下去。
       最后一幕 姜文骑着白马(不知道是不是最开始劫来的),跟在火车后边慢慢地跑着,看着前方不知道是不是师爷的人藏身在火车上跟着烟雾消失,让人泛起难以释怀的苦味。师爷是个悲情的角色,从头到尾都在悬崖勒马,到最后谁也没救成。张麻子是不是在最后的火车上看到的师爷才明白还是到最后都没明白。
       小说的结局是麻子死了。电影的结局是麻子没死。没死比死了残酷多了。鱼死网破和鱼死在没破的网里哪个比较恶心。要是麻子想明白了那也酸精神升华了,没想明白就是亲手毁了自己赖以生存下去的价值观,比死了更痛苦。
       我们不是经常乘着兴头,毁了自己曾经赖以生存和坚持的价值观吗?我们笑着怒着哭着吼着嚷着正义,打着旗帜,并亲手毁灭这个旗帜。还感叹时代的不公平。或者蛋定的说:现实就是这样。同样可笑。
       接近结尾的时候,抢黄四郎的东西那一段很到位,抢沙发那段更是点睛之笔。从砍下替身的头开始,巨大的悲剧在面前展开,一瞬间全部崩坏。张麻子是整部片子里最笨的人,虽说结局是活该,但酸涩感实在是过于浓烈了。
       死去的人都是他杀死的,而他也亲自毁灭了自己。

那个张麻子,说出了大气凌然的,要给鹅城带来公平。他最后也的确做到了,鼓动了一群不明真相的群众,歼灭了恶霸黄四郎,解放了鹅城。他是英雄吗?他伟大吗?他高尚吗?他有人性吗?不,这只是一个土匪,一个比较讲义气的杀人越货的土匪,人性?当然有,但是只是对他的兄弟和他的自己人而言的。对其他人是没有任何人性可言。这只是一个恶棍,和黄四郎没有任何区别的恶棍。

现在这片儿太热了,等稍微凉了点再吃不迟。

你说他去鹅城是为了正义,那么是滑天下之大稽,你说他重情义,的确是重情义,为了给他的六弟报酬,他不惜冒着牺牲了其他兄弟的性命的危险,最后也的确葬送了他几个兄弟的性命。他的什么跟着大将军的出身更加好笑。这完全不能洗白他的杀人越货的土匪经历。

--------------------------华丽分割线-----------------------

这个人最初踏上鹅城,是因为他杀了一火车的人都没得到足够的金钱,所以认为自己亏了,而不得不去鹅城想捞一笔。当然了,到了鹅城,他的野心开始膨胀,他在也不只是想为了金钱了,他开始迷失了,开始想要更多了。于是发出那个义正言辞的演讲:“我到鹅城是为了三件事情,一、是为了正义,二是为了正义,三还是正义”。我听到这三句话就想吐,呸,什么玩意。你一个杀人越货的土匪,打着想来捞一笔钱的主意来的人,居然有脸说自己为了正义?不过,正是这里凸显这个人虚伪和阴险。他在捞取政治资本,这是一个“刘邦”,“鸿门宴”那段彻底表明了,这个一个“刘邦”。一个阴险的想夺取鹅城“天下”的刘邦。这个刘邦,如果我们一不小心,就很容易认同和承认他是“正义”的。于是我们就可能认为此人为了“六弟”,的确重情义。实际上这个人所谓为了“六弟”报仇只是一个借口。可以看出,他的兄弟很多开始是并不赞同为了“六弟”而拼上性命的。本来做土匪就是在刀刃上过日子,随时都有死的可能,没有这个觉悟还当毛土匪。所以当得到钱的时候,他们是主张拿了钱跑人的。不过“张牧之”野心已经变大了,他已经对于“鹅城”的天下打起主意来了。所以所谓为了兄弟报仇,只不是一个义正言辞的借口。所以他对不起汤师爷,因为汤师爷相信了他,汤师爷劝他不要回鹅城去找黄四郎报仇的。这就是为什么最后黄四郎非常诚恳和意味深沉地握了“张牧之”一把,说:“你为什么不听汤师爷的话。”

一:吃火锅
“大风起兮云飞扬”是个屁,“力拔山兮气盖世”也是个屁。在买官敛财的县长和青楼夫人眼里,不管是土匪出身的汉王刘邦,还是勇战的楚霸王项羽都只算个屁。其实这里可以大致引申出,袁世凯算个屁,孙中山算个屁,黎元洪连屁都不算。县长求诗,要有风,要有肉;要有火锅,要有雾;要有美女儿,要有驴。此处,他们的价值观就可见一斑了。

实际上,黄四郎和“张麻子”就是一丘之骆,两者之不过一个守天下,一个打天下,最后“张麻子”赢了,也就洗白成“张牧子”了。片后的最后一个细节,“张麻子”做在被暴民攻打打下的黄四郎的凳子上,然后有一个傻嘻嘻的平民过来说,这个凳子是他抢的。然后“张麻子”就和客气地让给了那个人了。张麻子其实很清楚,这群攻打下黄四郎的暴民其实根本就谈不上善良,更谈不上知恩图报。张麻子也压根没把这群被他挑拨起来的暴民当一回事,其实过不了多久,我们可以预料到,张麻子将重新成为另外一个黄四郎,所有被那些暴民从黄四郎抢走的东西,最后都将跪黄四郎所有,一切只不过他的棋子。最后,当他的兄弟和那个女人做在火车上,和片头开始一样的唱着歌离开的时候,我不禁恶趣味地猜想。这个张麻子是否有像片头一样,要把这个火车的人都杀死的冲动。

二:火车和铁血十八星旗
疑问来了,作为英雄的张麻子此时又没有听到火车里他们的谈话,他怎么知道里面坐的就不是好人呢?万一劫错了怎么办?
关键是火车上挂的旗帜-----铁血十八星旗。从后面的故事我们知道了,张麻子早年是追随蔡锷将军的,也就是说张麻子是孙文的势力。而铁血十八星旗却是袁世凯政府的军旗。当时南北虽然没有到敌对的地步,但实质上已经是割据而治了,中国有两面国旗,代表两种势力,袁世凯用的是五色旗,孙中山则是青天白日旗。鹅城在南国,一个北方军队在对立的南国,还挂着冤家的旗帜招摇过市能不被劫吗?

从这个角度分析和讨论张麻子这个人,那么这部片子是了不起的,它隐藏了一个非常了不起的隐喻。但是我至今,我不能确定,这是姜文的意思吗?我的解读是正确的吗?张牧子真的是要代表这样一个含义。

三:劫车
马拉的火车,里面坐着买官上任的马德邦,黄麻子劫了火车。这个桥段可以看成对于1911年因清政府腐败无能出卖铁路修筑权,激起民愤四川爆发的保路运动的呼应。
微妙的是,黄麻子劫了马德邦的车是整部影片的前奏;而保路运动则可以看成是辛亥革命的导火索。

那些所有认为这部电影好的人,你们认同这个隐喻吗?你们还停留在崇拜和欣赏张牧子的无赖和流氓层面上吗?

四:二八开和三七开
刚进城,黄四郎的跟班有句台词:“刚进城就开枪,这不是二八开能打发走的。”而马德邦教黄麻子怎么当官的那场戏里,马德邦说“三七开,而且七成是人家的。”
马德邦当初以为自己上任,能得到三的分成。而黄四郎的意思却只给二,估计马德邦真的上任过的也是很悲剧。这事儿后面的马德邦也发现了,为“恩人”埋下了伏笔。

五:站着和跪着

--------------------------华丽分割线-----------------------
待续
子弹明着飞,暗处响。

--------------------------华丽分割线-----------------------

今年在上海过元旦,感觉就一个字冷。《让子弹飞》热度已过,可以拿出来摆弄摆弄了~~记得刚看完电影出来,就和朋友聊到汤师爷临死前说他有两档子事儿骗了张麻子,到底是哪两件事呢?当时真的被卡住了,元旦在家无聊把《让子弹飞》拿出来仔细琢磨了一下,没想到还真有新的发现:

疑问一:最后火车上的这个人是谁?黄四郎有没有死?

影片最后,离开张麻子的几个弟兄坐在开往上海的火车上。车尾部,有一个穿着汤师爷衣服的人。而张麻子已经亲眼看到汤师爷死了,(屁股都挂树上了),那这个人是谁呢?会不会是黄四郎呢?

疑问二:如果真的是黄四郎,那车上的人不可能不知道。他们为什么又会带着他一起去上海呢?

青楼的那场戏里,黄四郎带着人,带着枪明显是要去干掉老二,老三的,为什么花姐给他看了点东西后他就乐呵呵的走了,还撂了一句“你都快成小凤仙了”?
盒子里装的应该那两颗钻石,黄四郎看到以后很快就明白了,花姐已经摆平了老二,老三。为了讨好花姐,他们已经把钻石从张麻子那里偷了出来,送给了花姐。老二和老三是喜欢花姐的,至少老三喜欢,因为老二是同性恋(“绝技”戏)。这里大胆假设一下,老二是不是喜欢老三呢?

最后一场离别戏里,老三明显在说谎,他不可能不知道老二是同性恋。

疑问三:老二离奇之死。
死的最冤的就是老二,他出城接应,怎么就会被黄四郎的人知道?活生生的被吊死?
问题应该在汤师爷身上,因为张麻子安排老二出城的时候,只有汤师爷在旁边听见了。

这时候就可以断定,汤师爷和黄四郎已经串通起来了。

张麻子其实是在感叹老二死的冤,而老三却误以为是张麻子喊错了名字。

人之将死,其言也善。
现在看来,汤师爷的那两档子事儿应该是:一,老二是他告密害死的;二,老三和其他的人已经开始叛变了。所以最后他告诫张麻子,不要回鹅城,他弄不过黄四郎。但谁都没想到张麻子会发动群众的力量。

疑问四:如果上面的假设都成立,老三和花姐都已是黄四郎的人,他们为什么还会把替身送回来?
张麻子让老三去找花姐和替身,一去就是三天。而且找回来的理由那么的牵强(他跑我就追,他追我就跑),张麻子心理清楚,他们是在骗人。
他们送回替身,显然是黄四郎的授意。那黄四郎为什么要再最后关头把替身送回来呢?
此时,黄四郎已经明白自己大势已去,即便他这次赢了张麻子,待郭旅长的铁骑一到,也没他什么好果子吃。郭旅长一定会知道他用假麻子盗取烟土,杀五任县长的事情。所以他很可能是想将计就计,来个金蝉脱壳而已。而他自己也可以和老三他们一起拿着其他的委任状去再当县长。(汤师爷买了6个县长,还有5个没用,很可能那5个委任县就在上海的浦东。)

若这些假设都能成立,那么其实最后的胜者应该是黄四郎~~~~

以上都是些猜测,事情亦或没那么复杂。呵呵~~~

TAG标签:
版权声明:本文由betway体育客户端发布于内地娱乐,转载请注明出处:姜文如鹰,张麻子就是另外一个黄四郎